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失去甲胄的那位准宗师全力以赴,也在不断进攻,找到机会一掌击在王煊的肩头,结果自身手掌发麻,让他震撼不已。百度搜索笔阁,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这一掌足以将一两吨重的山石拍碎,换一个人来直接就被打爆了,结果王煊只是踉跄着倒退出去,而他自身的手掌反倒生疼。

两名强者相互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今晚要么将这个年轻人拿下,去逼问那了不得的秘密,要么直接杀死,绝不能留给旧术领域的人!

因为,这件事情很严重,他们有了一些猜想,这个年轻人多半找到了旧术领域的一条秘路!

这种人如果熬过今晚这一劫,将来很难想象会走到什么高度,对于新术领域的人来说是大患!

王煊险死还生,被穿着超物质甲胄的人猛攻,等于在与宗师级强者对决。他被震的手臂发麻,如果不是金身术,他可能被对方立劈死了。尽管如此,他身上也出现数道可怕的伤口,鲜血长流。

咚!

终于,他寻到一个机会,动用张道陵的体术,狠狠地一拳打在身披墨绿金属甲胄人的肩头。

但他自己也被另外那名准宗师以最为霸道与拿手的一记拳印轰在后心上,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那名准宗师带着冷意,想杀这个年轻人的话,问题不大。

如果没有金身术,王煊便被那一拳打穿了,五脏都要被撕裂,尽管防住了,但他嘴角还是淌出一些血液。

他霍的转身,目光冰冷,今夜他遇上两个经验无比丰富而又老辣的对手,这一役很艰难。

但他目光坚毅,盯着目标的肩头,既然打中那里一次,接下来所有攻击都要认准那里,争取打爆。

到了这一刻,王煊的确在搏命了,是在拿命来对抗。数次交手,对方那口绿莹莹的长刀有次险些劈中他的头颅,从他的肩头擦过,留下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长流。

砰!

王煊与披甲的强者短暂对轰了一掌,手指间尽是血,虎口崩裂,手臂发麻,他凭金身术敢硬撼,换成其他准宗师的话,整只手都要炸开了。

砰砰!

与此同时,他硬生生挨了另外那名准宗师两拳,身体剧烈颤动,但却在这次的硬拼过程中,锁住披甲者的一条手臂,欺身到近前,全力催动金书上记载的体术。

“咚!”

他接连出重手,最终这具甲胄打的裂开,而后轰然爆开,并一脚凌空扫出,将此人踢飞,让对方口中喷血不止。

庄园中,许多人在悄然观战,尽管雨幕挡住大多数人的视线,无法看到细节,但是超物质甲胄瓦解,在电光划过时被他们看到了,全都震撼不已。

“有些惊人啊,那可是新研制出来没多久的超物质甲胄,据说威力奇大,现在被他一而再徒手打崩!”

一位老者感慨道:“将旧术练到这个层次,算是罕见了,老陈虽死,但可以欣慰地瞑目了!”

旁边有人小声提醒:“陈大宗师还在病房中,没有过世呢。”

……

王煊第一时间散去那种特殊的秘力,平息沸腾的血液,想让自己滚烫的身体降温。

然而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雨幕中有一道身影冷漠的走来,带着无边的杀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