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老地点,老时间,不见不散!”王煊很干脆地做出回应。百度搜索笔阁,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青木一听眼皮直跳,相当的为难。

因为老陈特意强调,今夜打死也不会在病房接受众人“瞻仰遗容”了,绝对不允许再被众人排队乱摸,不然他保证会当场“诈尸”,不会再忍下去!

王煊听到青木的如实转告后,叹气道:“老陈啊,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帕米尔高原大宗师风采何其灿烂,现在却这么羞羞答答,扭扭捏捏,不是他风格啊,摸几下又不会少块肉。”

听听这是人话吗?青木也是无言了。老陈连着被人摸了两宿,能不跳脚吗?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行吧,反正时间还早,趁人不备时……另约!”王煊说道。

红日喷薄赤霞,在这个深秋近冬的季节,早上郊外缭绕着白蒙蒙的雾气,庄园很大,栽种了很多树木,在红霞与雾气的掩映下,庄园林地间颇有种意境美。

王煊吃过早饭后,闲来无事,拎上老陈以前留在这里的钓竿,跑到庄园后面的塘子去钓鱼。

主要是随着红日露出山头,庄园中越来越热闹,来“开会”的人太多了,王煊觉得与其听着嘈杂声,不如替躺在床上装死挺尸的老陈钓两杆。

这个塘子不算小,连着不远处的一条河,野生鱼很多,塘边长了不少芦苇,还有些水鸟栖居,不时扑棱棱拍着翅膀飞起。

王煊找了个好位置,单手持钓杆,另一只手开始拍摄,接着便给青木发了过去,暗示他可以给老陈欣赏,不然老同事一个人躺在床上多无聊。

老陈一看顿时就受刺激了,会不会钓鱼啊?将他那根收藏版的钓竿当成长棍,在那猛力抽打塘中的野鱼,水花四溅。

老陈心都在滴血,恨不得一跃而起去“教导”他怎么尊重钓鱼这项活动,实在不会,直接将人栽种到塘子里算了,别折腾他的钓竿。

“快看,我钓上来一条十斤重的大黑鱼!”王煊再次发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