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接下来两人很默契的没再提探索的事,为以后究竟是否合作留下可选余地。百度搜索笔阁,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们聊到旧术,主要是王煊在问,他想了解一些情况,比如先秦的金色竹简。

赵清菡明确告诉他,关于这种“奇物”就不要多想了,这么多年也只出土四份,而且还有两份遭各方争抢,从而分散。

真正意义上的先秦金色竹简,目前完整的只剩下两份,被锁进新星最大银行的最为最坚固的保险柜中。

王煊心有遗憾,这种东西可望不可及。

即便旧术没落,那些组织、财阀也没有放手的意思,最起码目前还看不到希望。

赵清菡告诉他,不要说金色竹简,但凡是先秦方士的传承,任何一篇都无比稀珍,因为存世太少。

“也就说,普通的先秦竹简也价值连城?”王煊问道。

赵清菡瞥了他一眼,道:“与先秦方士有关的竹简没有普通一说。”

王煊意识到,林教授送他的先秦竹简译文多么的珍贵。

事实上,当年林教授为此竹简险些丧命,九死一生的逃出先秦大墓,侥幸活下来。

“听闻新星那边曾出过宗师,最终却因练某种体术耗死自身,那个层次的人到底有多强?”

赵清菡稍感意外,觉得他消息并不算闭塞,连新星的这种事都知道,判断出他必然有其他路子。

王煊说完,就知道她肯定有各种想法了。

但他不在意,两人很快就要各奔东西,正常情况下交集不多,反正他目前不想蹚赵清菡那个探索计划的浑水。

赵清菡有些感触,旧术这条路相当的崎岖,非常不好走,没有几人能练出成就。

“那位宗师就是练了你刚才惦记的道教祖庭的一篇秘传经文,结果将自己搭进去了,五脏像是被煮熟般烂掉了,死的相当凄惨。”

王煊凛然,竟然这么危险?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