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逝,有点难练。”王煊从天边将目光收回,看向手机奇物,道:“你最强的法是什么?”

手机奇物一听,顿时想说一句,逝难练,我的法就好练吗?

“你想研究?”如果有五官,它一定是在捏着鼻子说话。

“最近,练法有些心得,各领域都想琢磨下。”王煊点头。

麻辣个鸡!连手机奇物都想吐出这四个字了,最不想听他得瑟,已经在尽力挤兑与打击他了。

结果,他一夜悟道,刚出关而已,就又和它磨叽上了!

最为关键的是,他得瑟归得瑟,吹过的牛皮最后差不多都实现了,这是让它最难受的地方。

“我的领域,你目前练不通,到异人再说吧!"它果断拒绝,义正词严,不给他阳光和灿烂!

冷媚在旁边抿嘴直乐,在朝霞中,她一袭黑袍在雪山上猎猎作响,青丝飘舞,白皙晶莹的面孔沐浴着淡金色的光彩,刹那的笑容很倾城。

“不给就算了,我还是研究'逝'吧,应该找些目标进行实验。”王煊说道,丝毫没有勉强的意思。

喝了一夜酒的阴阳狗子、牛妖等,虽八卦之火在心中熊熊燃烧,但都正襟危坐,没敢多看王煊和冷媚,避免神情异样,引起误会后挨打。

王煊俯视群山,自语道:“人这一辈子奔波劳碌,一生劳苦,想一想真是难受。便是在这地狱中,我都要受苦,被人追杀,被超凡者围剿。”

“?”手机奇物一时间不知道他什么状况。

冷媚安慰,道:“无论是超凡者,还是普通人,都在争渡。便是那未开化的飞禽走兽,看似懵懂,没有忧愁,何尝不是在渡,血淋淋的丛林法则,其实更残酷。人思考的越多,烦恼越多”

手机奇物果断插话,拦住她,道:“你不要 误以为他深沉伤感,不用安慰他,你就问问,他到底想干啥?”

一切都因为,这么多年来,它太了解王煊了。

“你怎么了?”冷媚问他。

王煊道:"我寻思着,凭什么地狱的郡主说带军来围杀我就来围杀,还有几家真圣道场,每次都是他们主动出击,挑起事端,数次狩猎。我为什么要忍着,一而再地被动反击?”

果然,手机奇物的直觉没错,他并不是心有感触,毫无悲秋伤春的意思,反而战意高昂!

“我就知道是这样!”手机奇物总结,随后问他,道:“你想做什么?”

王煊看着远空,道:“刚才,一只鸦子都敢在天边窥视我,他们分明是想时刻把握我的动向,还准备对付我呢。”

说到这里,他面色微冷,道:“我没渡劫前也就罢了,尽量克制,但现在他们依旧带着这么浓重的敌意,这是在轻慢我,瞧不起我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