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地狱,天乱城。

朝霞中,整座巨城古朴,宏大。

王煊站在城头,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超凡者,他丝毫不怵,主动邀战。

城外,短暂的鸦雀无声,大量目光都投在他的身上,一个人挑战各教?许多人神色复杂。

不管怎样说,哪怕他今天被真圣道场的5次破限者击毙,这种勇气也会被人记住。

“斩了他吧。”

有超绝世轻描淡写,让5次破限者下场,将城头上的孔煊格杀,各家的门面级人都到了,还杀不了一个4次破限者吗?

数道身影走出,但是看到彼此后又各自止步,他们这种传说级的最强门徒,怎么能会和别人联手?

“孔煊,保证自己活下来!”巨城外面,晴空开口,一袭黑裙下,她成熟而又冷艳,看向几家道场,道:“我还是那句话,看不惯你们,有谁敢过来一战?”

“小小的一头黑孔雀也敢在真圣道场面前张狂,当年你们一整族都不过是被人豢养的仆从舞女而已,被五劫山救走,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

纸圣殿一位超绝世开口,这是丝毫不留情面,甚制都不顾身份了,竟说出这种话语。

他很不满,戳黑孔雀族的旧伤疤,也从另一面说明,他有些失了分寸,心中有怨愤。

就连王煊听到后都露出杀意,他直接就盯上了纸圣殿那个冷峻的青年,准备回头就拿他开刀!

晴空扬首,没有情绪波动,看向纸圣殿那位超绝世,道:“超凡世界,又有哪一族不在争渡,揭他族的血泪史,能体现出你高高在上,超然不凡吗?我只觉得你很下作。若谈过往,连有些真圣道场都是从卑微弱小中崛起。甚制,就连你纸圣殿,都不见得多么辉煌,最初的源头,能只是别人扎出来的纸人,送进火堆中,烧给死人用。

“大胆!”纸圣殿的超绝世勃然大怒,有些事属于禁忌领域,不能提及,他眼中的舞者一族,竟当众谈纸圣殿的过去,让他的目光凌厉无比。

晴空扬眉,黑裙猎猎,道:“那就来战啊,你来自真圣道场,我族曾在最底层挣扎,远不如你们高高在上,你还怕我吗?”

“冷静,这个晴空练过,道行和血脉大概都“异变”了,很强,不然也不会被认为有异人之资。”有人拦住纸圣殿的超绝世。

晴空平日是冷艳的,没有过多的情绪化波动,但现在却扬起雪白的下巴,对纸圣殿的超绝世表示不屑。

天乱城外,各教超凡者都在场,众目睽睽之下,纸圣殿的超绝世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其实他早就想出手了。

有些人忌惮变异的黑

孔雀晴空,但是,真圣道场高悬世外,自然也有人不在乎五劫山一系的黑孔雀族。

“一千五百里之外,距离应该足够远了。”纸圣殿的超绝世平淡地说道,当先横渡长空远去。

晴空一语不发,在后面跟了下去。

很多人都深感意外,5次破限者即将大战之际,竟有超绝世竟先动手了。

王煊知道,晴空长老为他来到地狱,也是为他出手,实在是看不惯几家真圣道场狩猎他一人。

“别耽搁时间了,谁登城一战?晴空长老都下场了,我自己怎么能坐看。”他看着下方。

瞬间,数人凌空,但是最后一个气质儒雅,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子摆手,道:“让我来吧。”

他留着短发,看起来很文静,完全是现代装束,他来自时光天,名为流年。外界都在传,他的一身道行深不测。甚制有人说,他能向未知的岁月中借来力量。

他在虚空中迈步,竟蹚着时间河流前行,周身都披上一层光晕,神圣而超然。

“流年,时光天的5次破限者,早已晋升天级领域很多年,为了对付孔煊,你们道场也是用心了,让你出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