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气氛有些怪,当事人一个叹气,一个面无表情,关注者则是目光灿灿,期待现场打起来。

元天面色无波,但心中火大,他摘取一个三次破限者的奇物不成,反被抢了两次?丢脸,下不来台。

他有理由相信,对方4次破限了,搁这给他装大尾巴狼,故意让他难堪。

王煊没惯着他,直接反击,对方都明抢了,直接去摘悬在他头上的奇物,这是一种羞辱。

元天等于是蹬着他的脸,想上他的头,夺走属于他的东西后,还在那里说,此物与之有缘。

既然对方这么不讲究,王煊自然也不会留情面,将原本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放在对方身上,照着做一遍就是了。

要是面对别家真圣道场,他或许还会犹豫下,要不要“礼让”,或者“止戈”,至于归墟这家根本不用考虑。

47年前,他们就对他下手了,而且,他们最终的狩猎目标是五劫山!

关于这件事,他第一时间告知黑孔雀山,反馈到五劫山,两家道场注定对立,是死敌。

他在这里反击,没什么不良影响,不会影响五劫山的安排,谁会在乎死对头的面子?

伍临道看到这一幕,心头冒出一股火气。

当年,他们得到孔煊反馈的消息时,相当愤怒,归墟道场竟想度化孔煊,培养成内应。

五劫山还没有倒下,对方就这么不守规矩,今日,在会场上,归墟道场的弟子也很出格。

还好,孔煊居然反抢了归墟道场的弟子,让伍临道惊异,而后心里舒服多了。

搁他年轻时,以他的身份而言,敢直一巴掌糊在对方的脸上,面子是相互给的,你归墟道场想分食五劫山,弟子也这么没眼色,想踩五劫山门徒的脸,活该被反抢。

很快,他又心头沉重,这次的小聚,说是交流会,其实是一次试探,看一看五劫山还剩下几个朋友。

结果让人沉默,昔日关系好的老朋友,有些人婉拒了,并没有来。

有的交好的道场来了,但是,关系不如从前近了,有些疏离感。

大难来临各自飞,各家道场不愿沾因果,都知道五劫山大船将沉,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相反,时光天、归墟这种水下的大鳄,等着血腥收割五劫山的真圣道场,反倒积极主动过来了。

人情冷暖,没什么可指责,伍临道也只能一声轻叹,谁让局势变化这么快?真圣登上必杀名单,只是数十年前一夜间的事,突发的变故。

他想到了老真圣,心中发苦。

老真圣也在关注各家的态度,他渡过五劫,一生不求人,这次却可能会低头,想在其死后,请故人照应下五劫山一系,包括本山门徒,以及外部依附本山的那些族群。

可是,谁又愿意蹚这一纪的浑水?

伍临道想到来的“老朋友”,虽为真圣道场,但都有顾忌,始终没有人点头,不言就是一种态度。

想到老真圣,此时可能已经出山,去见老友,去低头了,伍临道突然有些想哭。关于圣殒,真圣已经不在乎了,早就做好了准备,地狱之行,若是什么都得不到,老真圣就彻底准备迎战了。

现在老真圣所做的,是在为依附他的人铺后路,尽管可能没用。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