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朝霞中,山顶小院洒满淡金光彩,仙葡萄架果实累累,鹅卵石小路两旁是一簇簇灵草。

王煊思忖,和自身有相似特质?偶尔会说些和他一样的“方言”,这大概率真是母宇宙的人。

他审视自身,快速为孔煊勾勒出一副素描图,长相英俊不俗,但眼角眉梢带着野性,一代妖王风采。

简单回顾,他现在的样子便栩栩如生的出现在纸张上了,再加几笔,拎着沉重的狼牙棒,桀骜不驯,妖气冲天,更有“味道”了。

很快,他又涂抹去一些元素,狼獾提供的信息是,说有部分特质相近,应该远没有他这么“野”,正常人这么强势,很快就会被人打死。

王煊琢磨,是张教主吗?老张很强势,但没听狼獾说,攥他脖子。

冥血教祖吗?要是能混进五劫山,也有点离谱了。

肯定不是老钟,钟庸最怕死了,平日稳如老狗,估计比新宇宙的人还像新宇宙的人,没有一点破绽。

马超凡,马大宗师倒是很像,确实有股野劲儿,当年还想改名叫马役煊,惨遭王煊捶后,再也不敢提那名字。不过,它即便有奇遇,道行的提升也没那么快。

陈永杰吗?感觉不像。

接着,王煊又想到,如果是母宇宙的人,是否也会如他一样,佯装出妖王孔煊的性情,并未露真性格?

一时间,很多面孔浮现,但他都没能确定下来,觉得有必要去探究下,或许该去一趟五劫山了?

他着实收到很多信笺,属于狼天的最多,给他汇报成绩,勾勒出一个少年的成长轨迹,由青涩道成熟,渐渐稳重。

“时光流逝,岁月无情,磨去了一个少年的稚嫩,不经意间,他都早已长大了。”

王煊出神,67年过去了,昔日13岁的少年,转眼间已经80岁,让他一时间都没能消化掉这种错位感。

当年,狼天总喊他二爹,如今字里行间敬意不减,但十几岁的青涩面孔再也见不到了。

除了信笺,他也清理了下邮件通讯等,他闭关时,没去接听通讯器,留下一些“陈年”信息。

他慢慢去翻通讯箱,最远的有数十年前的留言,竟被他忽略了,也有最近几个月的新消息。

“兄弟,我即将练成天命之身,共勉,一同进步——韦博!”

当读到这条时,王煊心情有些复杂,韦博的次身就是被他干掉的。

“孔哥,什么时候来天空之城?你的黑卡还没用过,异人老祖都曾问过。”这是天外青铜角斗场最具人气的主持人兽女所留的消息,配了张美图,青春靓丽,摆动着十根雪白的狐尾。

“兄弟,我天级大圆满了,三次破限者中,寂寞无敌啊,哈哈!话说,月圣湖的伙食真好,我都吃胖了一大圈,全是造化奇物。”

这是国宝熊山的留言,还有最新的一条,两个月前发送到通讯箱的。

“对了,再有几个月,五劫山有个世外交流会,我可能有机会跟团去拜访那处真圣道场的一处别院。可惜,你不在那里,要不然可以一起喝酒,共看世外的女仙。”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