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钓台古朴,道韵自成,王煊双脚像是扎根在上,持因果钓竿在手,鱼线远去,钓钩没入深空不见。

鱼线无痕无形,扰动了命运的涟漪,钓钩凿穿时光,穿透阴阳,不走寻常路径,无视距离,沿着因果线前进。

王煊双目中隐约间有丝丝混沌气流动,精神天眼全开,盯着深空,想看到因果钓钩的轨迹。

他看到的是什么?岁月苍茫,宇宙浩瀚,星系生灭,人间更迭。

一息间,他像是蹚过时空海,越过红尘万象,穿过众生的心灵之光。

那是钓钩远去路径吗?

接着,他感受到的是,天地壮阔,大道无形,命运无序,因果无章,一切都不可琢磨了。

王煊持钓竿不动,无声地面对无尽深空,钓钩在无序中捕捉轨迹,在无章中触因成果。

机械小熊同样很紧张,问他心中观想的是什么?

“幕天镯、养生炉、不朽伞、紫宵合道剑……”王煊告知。

几件器物都被他观想了,就看因果钓竿触动哪一条因果线了。

虽然才过去数息间,但是,王煊却感觉十分漫长,心弦已绷紧,因果钓竿真有那么神奇吗?

他始终在担心着什么,命运无常,他怕等到的是无果,是噩耗,是因果线的永断。

一盏茶的时间,超越了以往,因果钓钩远去后,鱼线始终沉寂,没有一丝动静,这让王煊的心头蒙上阴霾。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耗掉的时间远超以往!

初得钓竿时,他无知者无惧,随意乱抛钩,从长臂神猿族老异人的头上都曾薅下一小撮猴毛。

那也不过是顷刻间的事。

“有因必触果,即便隔着星海,过于遥远,最后也会有些反应。”手机奇物开口。

王煊不说话,哪怕有心理准备,可现在迟迟不得反馈,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手机奇物又道:“毫无动静,要么是失去存在的意义了,器物损毁,人已消亡。要么就是,不在这片宇宙中。因果钓竿不是完整体,还差了四根,受限天地间。”

王煊的心在下沉,前一种结果等同于死讯,后一种结果预示着,未能渡过那片海,又能好到哪里去?

人生无常,很多时候,心中的愿景往往不能成真。看着悠远的天际尽头,他感觉心神疲累,期待了很久,就要这样落幕吗?超凡者的命运在大势更迭面前,在超凡中心转移的过程中,显得那么脆弱,当时代的大浪砸下,一个文明的火光可能瞬间就熄灭了。

王煊站在这里,遥望深空,端庄出尘的方雨竹、不拘小节动辄就掐人脖子去认大侄子的老张、化身遍天下的冥血教祖、舞姿曼妙的红衣妖主……他们的身影全部浮现在他的眼前。

手机奇物开口:“节哀,这么多年我见惯了悲欢离合,送走了太多的人,都是一时的豪杰,影响一个时代的生灵,早就麻木了。”

“熊有点想家,怀念过去了。母宇宙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那批人,怎么就不见了?雁过留声,更遑论是那样一群人,总要在世间发出自己的声音啊。”机械小熊的情绪也有些低落。

王煊依旧在看着深空,双足钉在钓台上,一动不动。

手机奇物道:“生命的意义不在于经历岁月的长短,而在于他的人生高度与厚度,或许,这些也可以抛弃,无需去论它,重要的是我来过,我见证了一切,我走了,这就足够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