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院落洒满月光,本是柔和的夜色,宁静而安谧,现在却有了血腥味。

一只松鼠在院中的树上吸月华,可是现在它却惊悚了,蓬松的皮毛炸立。

它霍的回头,是唯一目睹真相的生灵,看到那个数次喂食它大药的善良妖王满身是血,被钓入夜空。

“吱吱……”它尖叫,但没有用。

王煊身体剧痛,那硕大的钓钩有手臂那么粗,尖端雪亮锋锐,刺穿他的血肉,贯穿其心脏,禁锢了他一身的道行。

血水流淌,滴滴答答地落入夜色中,事实上,他连嘶吼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传闻,这种钓具是绝顶异人的因果钓竿。而且据悉,它其实还有更为神秘的源头,出自旧圣时期。

王煊的精神也受到压制与伤害,同样动弹不得,被禁锢在头颅中,挣扎不出来。

他的脸上没有血色,出了一身白毛汗,这种痛苦难以言表,让他都难以承受,像是剜割灵魂。

他的脊椎骨断了,被钓钩无情的刺过,破裂,雪亮的钓钩从心口透出,尖端弯曲向上,直抵头部一侧,流动符文。

毕竟,这是能够钓异人的器具,他身为一个真仙,哪怕再强大,实力格外突出,也反抗不了。

他的元神都在跟着刺痛,让他的精神都有些恍惚,险些直接昏死过去。

大半截身子被血水染红,王煊被禁锢的刹那,就被提走了,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没入夜空,直接消失。

王煊想要挣扎,发出一点元神波动,但是没有用,已进入模糊的虚空中,从现实世界消失。

他意识到,即便能传讯也没用,当下黑孔雀山上大概没有人能拦住这个敌人,因为,黑孔雀族的老异人在五劫山,二十年来只回来过两次。

显然,这不是意外,是专门来针对他,对他进行了一次缜密而成功的狩猎。

敌人究竟是谁?王煊忍着剧痛,一时间,想到了一些人,但都不能确定。

问题很严重,他想唤醒沉睡的御道旗都做不到,精神无法传递出任何波动。

手机奇物?根本指望不了,都不在身边!

20年来,他一直在闭关,手机奇物不时去游历红尘,体验所谓的“温度”,一走就是几个月,甚至大半年。

而且,它便是在这里,估计也不会相助。没事的时候,它还主动找事呢,为王煊增加各种困境,让他去渡。

王煊居家的柔软白衣上殷红一片,不断向外渗血,这一刻他深深地意识到,外在一切力量都是虚的,唯有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