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有理并站得住脚,王煊自然不会闷着,直抒心意,难道还要默认最后对方给他扣个血腥刽子手的帽子?

他现在是孙悟空,释放桀骜与野性,敢将天捅个窟窿,纵横星海中,快意恩仇,怎么可能委屈自己,连声都不能发?

那个原本极速逼近的超绝世停下了,因为被王煊以异仙弓再次盯上,非常忌惮,他已经被射爆一条手臂,现在身上又一次起了鸡皮疙瘩,没敢妄动。

谁的命不是命?

他站足在远处,道:“你污蔑真圣道场,今日不分青红皂白,袭杀世外之地的门徒,你想怎么死?妖天宫至高在上,岂能容你一派胡言,在此放肆!”

妖天宫,俯瞰人间,现世中的力量确实难以匹敌,世外探下一只大手就能抹去星海中一个历史久远的顶级大教。

可在超凡中央大宇宙,世外不只他一家真圣道场,还做不到一手遮天,也要讲面子,表面上恪守某些规矩。

就如同五劫山,伍临空恶意满满,但最后请出来的那位超绝世,在对付王煊时,也依旧只是在密闭的空间内进行。

王煊感叹,哪里都一样,昔日,母宇宙旧时代的丑国,现在超凡大宇宙中的妖天宫,动手前没理也要先狡辩出一个理由来。

“我的好友——无,被你们无情而冷血的射杀在外太空,有目共睹,当时有很多艘仙船与战舰升空,皆捕捉到那一幕。”

王煊倒也不是要和他讲道理,最终还是要体现在道行与实力的比拼上来,只是表明一种态度,不能由着他们污名化。

“我,孙悟空,同样来自真圣道场——花果山,我族有新圣出世,不怵你妖天宫。同为世外道场的门徒,我比常明身份差吗?你身为一位超绝世,敢向我花果山整体泼脏水,你承担得了那种大因果吗?”王煊呵斥。

流花河畔,所有超凡者都大吃一惊,孙悟空也是来自世外之地?难怪这么彪悍,敢打杀妖天宫的常明。

超绝世何清面色瞬间变了,如果对方是真圣的后人,那还真没办法肆意拿捏了,一个弄不好,万一引起庞然大物间的剧烈冲突,他承担不了那种后果。

一刹那间,王煊的精神天眼捕捉到他眼底中的一缕波澜。

说到底还是实力与底蕴的问题,他是散修时,对方并不在意,以超然还有俯视的心态针对。

现在他自报家门,说来自真圣道场,超绝世何清顿时迟疑了,没有第一时间出声。

很快,超绝世何清再次开口:“不管你是谁,来自哪里,在此袭杀世外道场的门徒,都属于非常出格的挑衅,对妖天宫大不敬,现在请你立刻放下异仙弓,等待查清此中缘由与是非曲折。”

虽然他的话语依旧严厉,但是并没有立刻要打杀,从本质上来说,还是软化了一些。

明月当空悬挂,宽阔的流花河面波光粼粼,无论是那些巨大的画舫,还是岸边上,所有超凡者都动容。

“笑话,我花果山道场,有放下武器的儿郎吗?我孙悟空岂能给真圣丢脸,我是一个有志大圣的人,绝对不会无故低头!”

王煊昂首而立,背负铁棍,手持那张沉重的大弓,睥睨流花河畔诸雄,一点也没有惧怕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