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王煊悟了,所谓的顶尖大教,可俯视星海的道统,其实是一个又一个天外文明,包装成了教派。

惨烈的道争,以及超然世外可能存在的真圣间的对峙,战斗,皆属于不同文明间的对立。

中央大世界很灿烂,让超凡腐朽、神话正在熄灭的偏远之地无比向往,其中挣脱出樊笼者,向光而行,纵使知道,可能犹如飞蛾扑火,也一往无前地拼命跃起。

超凡中心足够广袤,舞台非常大,但却也极度可怕,恢宏壮阔的历史,浩瀚而又斑驳的宇宙画卷,上演的是文明

的兴衰与更迭,十分残酷。

比如微光教,其镇教的违禁物品曾经威名赫赫,却在一朝间被“逝者”绞碎,意味着一个天外文明的心血结晶被毁,自此衰落。

王煊琢磨,他去圣庙附近时,真圣应该还没有关注此地吧?

再说,是金角大王在那里出没,和五行山的二大王孔灯有什么关系?

青羊剑仙、金阙宫的贺坤、合道宗的洪金山、纸圣殿的长老、时光教的超绝世…·在场的人面色都不是很好看。

原本来此是为了是瓜分传闻中的圣卵,培养未来的超级破限者,结果却是共同分担因果?这事整得他们后悔不迭。

也有人认为,黑孔雀晴空可能在晃点与诓骗他们,所说与事实不相符,可最后关头了,她还是那么淡定。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先选。”晴空说道,见有人想要反驳,她立刻强势的斜睨了过去,这没得商量!

这是五行山,被她当众宣告为黑孔雀圣山下辖的别院了,她有这种主动权,别人不能和她争,要不然就来一场生死战!

各教经过了一番“友好”相商,反正没人亮出违禁物品,答应了她,而后开始有序挑蛋,一教一枚,各自带走去养大。

狼獾眼巴巴地看着,那意思是:我儿子怎么办?

他已经渡过天劫,抱着狼羔子,就在站神巢外,奈何、没人搭理他。不管此地有没有圣卵,似乎都变成了“不良资产”,各教没那么热心了。

“你自己养着吧。”陈瑜小声道。

王煊安慰他,道:“怕什么,万一这就是天外圣狼之子,将来说不定有妖族真圣前来找你报恩,来结一段善缘。”

“是吗?你这样一说我就精神了!”狼獾揪着异种天狼,举高高,研究了半天,但看不出什么。

一身黑裙的洛莹走来,道:“真圣无名,圣卵返璞归真,幼年时根本看不出什么,需到成长期血脉觉醒,才会惊人的异变。”

她们这一族本身就极为超凡,是最顶尖的妖族,对血脉生物自然了解的颇多。

像是狗崽子般的小天狼,眼神纯净,无比乖巧,伸出舌头去舔狼獾的脸,弄得湿漉漉,然后还要舔去抱它的陈瑜的纤手。

王炮原本要拎起它看一看,见状后立刻罢手,觉得它和狼獾很有父子缘,都是“天狗”。

洪金山选了个金属蛋,过程中双目开阖,朝看了王煊几眼,伴着异象,幽冥时代的可怕奇景出现,万物凋零、宇宙冰寂,换一般的真仙可能就瘫软在地上了。

王煊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就去俯视该教的弟子元闳,对他瞪眼,进行

精神层面的压制与暗示。

当然,在这里不能动手,无法真个进行元神攻击,毕竟,洪金山也只是在那边冷漠地凝视,而非下死手。

瞬间,元闳脑门子冒出白毛汗,他看到的异象是,星空下,一个盖世大妖王,毛孔溢出的黑雾淹没了整片星空,在那里手撕他和洪金山,场面极度血腥。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