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少年是谁?一掌而已,毁秘境,抹除了真圣的足印,那里点滴痕迹都没有剩下回浮舟净土中,花树堆雪的园内,乌天和王煊都死死盯凯池水中的画面,凯实被惊得身体发凉。

错乱时空海,少年抬头,满脸都是血额头那里有一个可怕的拳洞,完全破碎早被打穿了!他的额骨缺失不少,不知道遗落在什么时代,灰白色的脑浆流淌在脸上部分。

工他双目无神,脑中没有元神之光,只有部分至高纹理交织,这么强大的一个人?当年是被谁一拳打成这个样子?王煊认为,这多半是一个敢和真圣过招的人,

看凯如同少年,眉宇清秀,其实是个至高生物。

乌天更是怀疑,这该不会是白泓、金瑶、若楠他们的先祖吧?一個在旧时代战败的顶尖存在。

“他不是我们的祖先,和铁斧有关,是我们在时空海中远行时,意外在漩涡通道中发现的"

浮舟净土,是以世界树的树心炼制而成,这样的材质本身就等同至宝级了,可以超脱世外,在混乱的时空海穿行。

一次远航时,他们发现残破的铁斧,以及一根骨笛,经过炼化,锈迹斑斑的巨斧可以用世界树的树心直接控制。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洁白骨笛吹响后,断裂的斧头可以共鸣,能从时光漩涡中召唤出一个满身是血的神秘少年。

他极其危险,笛音柔和时,他还能平静,一旦激烈起来,他就会躁动,爆发毁灭性的攻击力量。

初次时,浮舟险些被他毁掉,幸好漆黑的招魂幡出现,堪堪抵住他一掌,不然这里就彻底完了。

“他是什么时代的人,究竟有多么强我们无法评估。i。“

白泓说道。

,毕竟,他们为了避祸,脱离在世外,一个又一个大时代逝去,错过了很多璀璨的文明,根本不了解如今的超凡史。

“应该不是这一纪的人,我没听闻过。”乌天开口,他见识广博,对今日的超凡中央世界很了解。。回王煊出神,超凡中心不断在偏移,一纪又一纪过去,改换十七个大宇宙了,有的族群,或许确切的说是,有的文明,熬过了数个纪元。

在这种大背景下,文明争霸,种族兴衰,发生了太多的事。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王煊也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了。。例少年必然成是某个强大文明卷起滔天巨浪时,屹立在最高处、已经在御道化领域走出去极远的生灵。

“旧圣,新圣,真圣,彼此有什么关系?历代以来,一纪又一纪,超脱世外,

都爆发了怎样撼动古今的大战,让人向往啊。”包当王煊想到这个级数的生灵争锋时,热血躁动,恨不得能立刻站在这个领域,前往那样的天地。

很明显,这个级数的对抗,争霸,自古至今压根就没有停熄过。土刀网出ELLh工三工胆儿中心世介TT牧,正禾不可阻挡的大势,还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可怕内因,大概只有真圣层面的人知晓。

额骨被人一拳打穿的少年,也是这个层面的生灵,到了这个高度,却还要分生死,无法联手共进吗?王煊期待而又心头悸动,御道化的强者,真圣之流也在超凡中心更迭的过程中回可能会被人击毙,当中有大问题。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