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黑发青年男子径自走了过来,-一身青衣,如墨长发带着晶莹之光,容貌相当的出众,儒雅中有自信。

不过,他这样随意对平天书院的几位破限者摆手,让他们各自散去的的样子,直接惹恼了洪腾。

“这是哪-头,水仙花成精吗?装什么大瓣蒜。真当你挥一挥衣袖,大世风云因你而动?滚回你自己的星域去。

他是个行动派,看那青衣男子不顺眼,直接就动手了,整个人斜起就是一脚,凌空朝着对方踏去。

燕雀赶紧跟进,他深知对面男子的厉害,这是他的事,他不能让洪腾为他出头而和对方直接死磕。

果然,黑发男子不是简单人物,依旧带着笑意迈步,凌空而至,速度异常,时光之力绕体。

他一指向着洪腾就点了过来,在其周围,这片山门外的草木,疯狂暴涨,而后老化,怙萎死去,-瞬间像是经历了

无数岁月,娇嫩的花蕾弹指风华尽逝,成为飞灰。

燕雀是和洪腾一块冲出去的,左手放在洪腾的肩头,硬是将他向后扯去,自己借力到了前方。

这一幕落在王煊眼中,觉得麻雀这人还行,最初认识时,对他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燕雀右手影响空间的稳定,单手结印,一粒又-粒沙,像是一个又個小世界,从他右手中扬了出去。

到了后来,虚空轰鸣,

流淌着奇异力量的沙,阻挡住了岁月的侵蚀,燕雀的右手轰出,和对方那流动时光之力的手指碰撞。

无声无息,两者间没有发生大爆炸,但是,却有莫名的白雾腾起,有可怕的纹理激烈交织。

最后,两人之间,一粒又一粒晶莹的沙填充了岁月,归于平静,而虚空在寂静中,像是缺失了一大块,很长时间才

无用怀疑,刚才的简单对抗,其实无比凶险,蕴含着莫测的规则力量,真要全面爆发开来,杀伤力巨大。

连王煊都在盯着看,眼底映照出那些纹理,在研究与琢磨,这两人的来头和传承绝对很惊人。

“可以啊,麻雀,这些年你一一个人在外飘零,另辟道路,活出了自己的样子。&家最无用的可怜虫,软弱无力无资

质的麻雀,竟有些门道了,你可以抬起头回家去了。

黑发男子露出异色,这样说道,审视燕雀。

他刚才说了一个族群的名字,但才开口,燕雀指尖便有大量晶莹的沙粒流淌而出,与虚空共振,轰鸣,磨灭了那个

族群的名字,不想让他说出来。

“年墨,你闭嘴吧,想战的话就立刻动手,叙旧的话...你给我滚!”燕雀沉着脸说道,显然和这个男子认识,但

却不睦。

名为年墨的黑发青年,气质出众,仙道气息浓郁,他笑呵呵,道:“行,比过去硬气多了。”

“真碍眼,打死就是了!”面孔黝黑、身体强壮的洪腾再次站出,他向是行动派,又要动手了。

“黑贼,你给我闭嘴,放尊重一一些!”在年墨的背后,有一个沐浴太阳火精的男子走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