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优小说网

菜单

秦诚的孩子年龄太小,还不足一岁,正处在蹒跚学路的阶段,直接又摔了一屁墩,咧嘴哭了起来。

这一幕,自然被捕捉到镜头花絮中,其他孩子在笑,只有最小的在哭。两个新人在远处摆动作,都是高难度的,比如说悬空,真就……无声地漂浮了起来。

什么比翼齐飞等姿势,根本不用吊威亚辅助,王煊带着赵清菡贴着清新的草木就飞过去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补拍一组婚照,让王煊指导。”秦诚羡慕的不得了,和杨琳小声嘀咕。

远处,黄铭虽未婚,却也有感慨,道:“早年,会飞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好后悔,应该记录下过去的事,以后可以和后人说,我当年也能飞天。”

郊野,生机盎然,正是春花烂漫的时节,一切都看起来欣欣向荣,富有生气。

婚礼就在明日,秦诚、青木等人提前过来帮忙,不可避免地提到超凡,以及王煊昏迷七日的事。

拍摄很顺利,途中休息时,主要是……摄影师受不了,需要喝水和缓一缓,他不能飞,在地上要狂奔,累得舌头都要吐出来了。

休整时,王煊告知青木,他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但他心中还是有些遗憾的,没捕捉到金色的奇药。

这次之所以昏迷七日,主要是他冒险去摘神果,隔着很远,都能让元神闻到清香,自然不是凡物。

他想给身边的人找出路,不想看着他们慢慢老去,世间只有他能修行,最后如果只剩下他自己,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哪怕涉险,被可怕的金色物质侵蚀,焚烧,雷霆劈击,他也一路追赶,想要采摘到手。

这是他第一次在超凡源头的世界发现药草,很是离奇。此前,在红色的超凡物质世界,他探索多年,都没有这种经历。

可惜,不仅有金色花蕾盛放,还有果实芬芳的那株神秘植物,神霞照天,随着他的接近,模糊下去,消失在浪花中。

他曾多次见到,数次都要碰到了,但总是失手,他严重怀疑,那株药扎根时空漩涡中,抵触“人气”临近。

“下次带至宝进去!”

原本的修行,需要他去适应那些暴烈的超物质,带至宝庇护自身会失去修行的意义,现在看来,超凡的源头另有秘密,值得带兵器“狩猎”。

“修行不要急,千万别这样冒进了,这次爸妈都生气了,现在还想打你呢。”赵清菡拧开瓶盖,喂王煊水喝。

“下次注意,不会让你们担心了。”王煊笑着回应,帮她拿下落在肩头上的一片花瓣。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